手機號登錄

手機號注冊

注冊
西部網 商洛數字報
今天是

從苗溝到棣花

來源:商洛日報
發布日期:2021-01-10 08:57:00
6254

苗溝在秦嶺南坡丹鳳棣花北邊山里,距棣花街15里。
  整條溝過去有三個村,溝口跟棣花街緊挨的是陳家溝村,一個村子幾乎全姓陳,據說是從安徽遷徙來的。還聽說過去陳家溝村的秦腔戲在全公社唱得最好,但從來不唱《鍘美案》,因為戲里鍘的是他陳家人。溝垴是許莊村,自然許姓居多。苗溝村在中間,幾乎全姓李,祖上從甘肅隴西郡搬來的。幾年前,撤小村并大村,千人以下的村必須撤。我還給縣上領導說苗溝也算革命老區,中原突圍部隊從這里路過。我本家一個爺還給李先念隊伍的人看過病,縣領導也遺憾地說,是省里的要求。這樣,苗溝村沒保住,并到陳家溝村了。其實,許莊村很早就并到苗溝村了。一條溝成了一個村。溝垴人到村部辦事兒,要走30里路,好在路是水泥路了,騎摩托也就是半個小時,沒摩托,走路得三個多小時。

57fb265abdf8c4d767ecfc5787a5fd0f_img_10_65_649_316.jpg

從我記事起,第一次跟母親上集,大約五六歲。天不亮就起來了,洗了臉,吃過飯,換上干凈的舊衣服,也是蹦蹦跳跳在前面,跑一跑,走一走。母親背著蘿卜或是洋芋去賣。她走一段路,就得靠在路邊的石頭臺子上歇歇,還得喊著,叫我小心,別掉到河里了。路就在苗溝河邊,這一路在水邊走,不是在這塊石頭下摸摸魚,就是在那片沙子上抓螃蟹。心里高興又懼怕,高興的是能見到汽車,還有香噴噴的燒餅、麻花,害怕的是,那么多生人,該不會欺負我和母親吧。有一年過春節,奶奶的外甥,我叫表叔的,來拜年。他在棣花賈塬住,來時空背簍里放著一個圓籠,籠里放了十四個還是十六個蒸饃,一把掛面,算是年禮了;回去時,就是一背簍柴。他曾開玩笑說,山里一個女娃,早早把臉洗了,要去上集,后來,他媽不讓去了,女孩哭著說:“人家把臉都洗了,可不叫人去了?!彼囊馑颊f山里娃平時都不洗臉,這是看不起山里人么,我就不大喜歡他。他背簍的柴,我會偷偷抽幾根,插到另一位表叔背簍里。
  我住的自然村叫瓦房村。從這里走出,母親一個勁給我說,這兒叫啥,那兒叫啥,我玩著水和路邊的草,心里卻清楚地記著母親說的話。出了瓦房,就是叫化巖下,轉個彎,就是天地廟,那里就是苗溝小學,設在老廟里。緊挨身就是廟灣子。這里住著幾戶是我們李家輩分最高的,連碎娃,我爺在世時,見人家都叫爺哩。后來我才知道,他們祖上在兄弟四個里排行老四,我們這一股子是長門。河里是連山石,流成一個小瀑布。再下去就是當年苗溝大隊二隊了,叫核桃園。想必當年一定是核桃樹特別多,都建成園了么。往河下面走,一個澗,水流下去,沖出一個潭,水很深,藍得跟天一樣。有兩個牛一樣大的石頭,從潭邊伸出來,像魚在水中游,母親說是石魚。水深,能通到海里去。夏天沒人敢在潭里游泳,怕被沖到海里去了。再走,叫店里,是本家的一戶,開店賣掛面,女人一胎生了五個娃,一個也沒成。再走,前面是三道河,過一道列石到對面,再過一道列石過來,再過一道列石過去,列石是在水里小石上支的大石,一步一個。三道河的列石形成“N”字型。發洪水時,被沖得一個也不剩,又得重新支。再走下去,就是千尺幢,十幾丈高的青石崖,河水沖下去,成為壯觀的瀑布,下面也成深水潭,水是綠藍色的,翻起的浪花雪花般。
  河拐個直角彎,上面有幾戶人家,就是苗溝一隊。修水庫時搬到川道去了。河再拐彎,河里是三個比一間房還大的石頭摞起來,站在前面看,最上面那石頭像要掉下來一樣,嚇得我站得遠遠地看。母親笑著說:“看我娃膽小的,那石頭人經幾輩子都那樣?!蹦赣H說,那中間一塊就是蛤蟆精。過去它搗亂發大水沖了街道里人,老天爺從天上撂了兩個石頭,一塊支在脖子底下,一塊壓住背上,這才把它鎮住。仔細看,那石頭還真有點像蛤蟆呢。再下來,水這邊彎,那邊彎的,成了三股子水,沖出下面一個深潭。三股水中間三道石梁就像馬鞍子。
  水到冬青崖下,崖上一片冬青樹,一年到頭都綠著。崖下是幾丈深的水潭,人在冬青崖對面的石皮上走,一不小心就會掉到潭里。拐個小S彎,河里懸著一間房大的石頭,底下就是潭,周圍是石皮,石皮上還有花紋。潭里有天眼,老人說能把人吸到天上去,從沒人敢下去過?,F在想那一定是漩渦。走一段L路,頭上的石巖像扇出的帽檐子,叫亂石窖。那上面半山腰叫狼藏臺,是狼的窩。母親一說狼,我就害怕,其實一直也沒見過。再走,河邊還有一塊巨石,像臥著的駱駝,頭朝外。
  轉彎前面不遠,河邊路上半坡有個廟,廟前有一棵大樾樹,兩個人摟不嚴。這里叫爺廟,屬于陳家溝村了。至于敬的是啥爺,誰也說不清。再走下去,是沙坪、柏樹爬、樾樹澗。
  這些地名,從那次上集,就深深印在我的腦海里了。近半個世紀,我還依然記得那地名、那地方的樣子?,F在多數地方都變了。
  二十世紀七十年代,修苗溝水庫,賈平凹先生也參加了,是從這里上的西北大學。在他那本《我是農民》里寫得很詳細。
  從苗溝到棣花的路,后來多處不從河邊走了,改到半山腰了,修成了架子車路,手扶拖拉機也能跑?,F在全是水泥路了。那時父親周末回家,用自行車帶一麻袋苞谷,基本上是推著走的。要是第二天下雨,可就麻煩了。從家里到爺廟是沙沙子土路,車子還能推著走。過了沙坪,全是膠泥路,又粘又滑,泥得推不動,只有把車子扛著走,腳下滑,不時打著趔趄。
  上中學那會兒,苗溝水庫已經修成。那三道河、千尺幢都被淹了。路還是土路。周六下午,我還是從棣花走到苗溝瓦房。周日后晌,吃過午飯,背上一口袋饃返校。累了,就坐在路邊石頭上歇。下雨天,穿上塑料雨衣,到陳家溝那段膠泥路,把鞋提在手里,光腳在泥里一滑一滑慢慢走著。有時,被尖石頭或是刺扎了忍著疼走;有時不注意,猛一滑,身體失衡,整個人摔倒泥潭里,泥水滿臉滿身,都顧不上管,心疼那一袋子饃,怕弄臟了。一瘸一跛,走到賈塬橋下,到河里把腳洗了,穿上鞋走。上中學在父親工作的夜村,還得在公路上走二十多里,好在是沙土路。
  2000年左右,國家提倡修通村路。我們村也夠條件,支書是原來許莊的,姓田,按輩分我叫叔。我一位堂叔是村上小組長。他很積極,帶著支書來找我好幾次,說村里窮,國家給的錢連打水泥路都不夠,路基處理就沒錢。我又找關系,給爭取些錢。一年工夫,水泥路就從溝口通到溝垴。我要回家坐弟弟的車,從棣花到苗溝瓦房用不了二十多分鐘,從苗溝瓦房到棣花只十五六分鐘。
  有一次,在棣花街行人情,吃過飯,我一個人從陳家溝步行,朝苗溝走。邊走邊找當年的老路,找那些留在記憶里的場景,幾乎沒有啥了。走到摞摞石處,水泥路比第二塊石頭還高,那種高大險峻一點也看不到了。很多年前,一位堂弟騎自行車到街上磨苞谷。冬天天沒亮,掉到河里沒人了,也就在摞摞石邊上。弟弟在后面開車趕上,還氣呼呼地說:“哥,都在找你,電話打不通,想著你走路了,快,趕緊上車?!蔽疫€堅持走,說再找找感覺。他說:“那你就慢慢找去,我先回去給媽爸打點紙錢,等你到了,上墳?!?br style="white-space: normal; padding: 0px; margin: 0px; font-family: ????; font-size: 14px;"/>  現在水泥路通了,村里人卻不多了,多數移民搬遷到陳家溝口、茶房,還有桃園。堂兄在村里建了英國專家設計的節能樓房,還要搞旅游,臺灣的許先生也把這里作為康養基地。揭牌那天是個周末,堂兄讓我回去講話。我說,苗溝海拔800多米,是天然氧吧,是養老的最佳去處。堂弟是個貧困戶,給他一套扶貧房在桃園,他說叫娃住去,他死也不離開這里。堂兄給這里取了個名字叫文修谷,有禪意,我還是喜歡叫苗溝。把苗溝水庫作為棣花景區一部分,原生態開發,能把棣花景區做大。再說,平凹先生也是從這里給報刊投稿的。用韓魯華先生說的,研究賈老師文學地理,苗溝水庫是繞不開的重要節點。
  苗溝村沒有了,可我還是苗溝人。曾給友人開玩笑說,等我百年后,別人介紹生平,必須說我是苗溝人,棣花苗溝。

本文來源:商洛日報作者:雨善

我要說兩句
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
相關閱讀

天星山西麻将下载 快乐10分怎么玩 pk10改单软件怎么样 海南环岛赛官网 广西快3网络开奖同步 江苏11选5爱彩人 排列5跨度走势图带连线 mg游戏平台app下载 北京赛车pk10能赢吗 澳洲幸运8计算公式 内蒙古快3和值 五分赛车猜前一冠军 辽宁快乐12开奖走势图百度贴吧 水果老虎机怎么玩 快乐扑克同花概率 bg真人什么意思 央视曝光盛世网赚